公劉子茶道

當前位置:


座畔茗香留客飲,壺中茶浪擬松濤
來源: | 作者:glzcdcom | 發布時間: 2018-07-03 | 420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座畔茗香留客飲,壺中茶浪擬松濤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第二屆武林斗茶會小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于愛茶者而言,居于杭州是一件難得的幸事。山抱水合,鐘靈毓秀。林木篁竹交翠間的片片茶園和“龍井采得春芽葉,虎跑汲泉煮香茗”的完美契合,將“茶都”一稱襯得是名副其實。春夏秋三季皆有茶品,足以羨煞其他地方的愛茶之人。而在冬季,往年都是邀二三好友,坐坐茶室,也極有樂趣。不想今年卻在機緣巧合之下,有幸參加了由公劉子茶道發起并組織舉辦的第二屆武林斗茶會,見到了茶會之上的高朋滿座,俊采星馳,品飲了不少名茶香茗,大有“童子何知,躬逢勝餞”的欣喜。

斗茶會聚集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新老茶人,歡聚一堂,共話茶事。多位茶界元老、名流、學者,出任斗茶會的專家、裁判。亦有普通愛茶之人慕名而來觀賽交流。大家互相問候寒暄,談笑風生。還未開賽,會場之中已是十分熱鬧。參賽的茶師來自于各地的茶藝學校、茶葉公司或知名茶樓,坐在各自的擂臺之中,著裝各異,饒是引人關注。

斗茶一事,源于唐代,興于宋代。本是民間一項普遍的眾人聚興、品茗爭勝的活動。而今日的斗茶,雖沿用了這個名字,卻遠不是古時的那種看云腳比湯花。今日的斗茶,程序更繁復,規則也更新穎。斗茶共設八桌擂臺,8人守擂,16人攻擂。共分三輪,第一輪斗技藝,同一擂臺上的三位茶師用同樣茶葉,同樣的水質,各泡三道,由裁判品評后打分,最后以平均分高者得勝;第二輪斗品鑒,同一茶品的五個不同級別的茶湯,分盛于五個茶碗中,經參賽者品嘗鑒別其優劣順序,答對者得勝;第三輪斗茶品由茶師自帶茶品參賽,自選茶具、統一用水,沏泡三次,也由裁判打分,茶優者為勝。如此風雅別致的比斗,過去少有聽聞,眾人的興致一時間大為高漲,皆拭目以待。

雖是斗茶,然而比賽開始之后并沒有爭鋒相對,百舸爭流的緊張肅穆。反而會場之中盡是茶人的幽雅古樸。茶師們溫杯燙盞,煮水沖泡,動作柔緩,技藝嫻熟。而茶香在熱水的浸潤之下,漸漸滲出,彌漫四溢,沁人心脾,心曠神怡。泡好的茶湯,盛在白瓷小杯中,敬于裁判,供其品評。在白瓷杯中,綠茶的清,紅茶的艷,普洱的醇,第一泡的淡,第二泡的深,第三泡的濃……恰似彩繪丹青一般,卻比之更加靈動。每一杯,裁判們都靜觀色、輕嗅香、細啜味,沖泡時間的長與短,火候掌握的足與缺,一切細微的差別,卻在評委的唇舌喉齒間一一盡顯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而于我們這些觀賽者,每一張擂臺上茶品,都是誘惑,自然不愿意這樣的口福只有評委獨享。于是持一小杯在手,游走于各個擂臺之間,等茶熟香溫之時,也向茶師乞上一杯,慢慢品味:綠茶的香馥鮮爽、紅茶的紅亮醇和、烏龍的高香甘潤、普洱的濃郁陳厚……飲盡之后,也嗅一嗅杯中余留的茶香,茶香悠然,裊裊不絕。喉間泛出悠悠的回甘,意猶未盡。

三泡茶之后,每一擂臺上的勝負也有了定奪,茶師們認真的聽取裁判們的點評:誰的時間掌握稍欠,誰對茶葉的認識更深,誰泡出了此種茶品的品質,誰又在洗茶的時候就占得了先機……8位勝出者中,有些的取勝的優勢只是在毫末之間,卻也是值得互相學習的經驗。于是比斗之余,大家開始相互討教,而勝者也毫不吝惜的將自己的經驗說出與對手和裁判交流切磋。

到第二輪斗品鑒時,茶師們紛紛上臺鑒茶,場面讓人想起在很早的時候就聽過一則小品,講的是張岱乞茶于閔老子,只喝一口,便能辨別出,所喝的是羅岕茶而非閬苑茶,是秋茶而非春茶。所謂品鑒,不僅是人鑒茶,更是茶鑒人,同一種茶,要從茶湯的色差和滋味的優遜中辨別出五等品質,靠的是舌尖味蕾上的敏銳和與茶葉多年交道下來所養成的默契。茶師鑒出茶湯的品質,茶湯驗出茶師的優良。年歲長者未必就能拔得頭籌,知己知彼者方可脫穎而出。

即說到人與茶的默契,第三輪的斗茶品是真正斗的是人與茶之間相識的情分,一種茶,如何泡才能浸潤出茶中的精華,怎么泡才能不負茶品的真章。茶師沖泡的是茶葉,亦是自己對茶對已的認知。如此一來,竟惹得不少裁判技癢,親自披掛上陣,一顯身手。

而器為茶之父,有備而來茶師們早早的擺出了自家準備的精美茶具,以求和自己所泡的茶葉相得益彰。白瓷素雅瑩潤,青瓷釉色如玉,青花明快典雅,紫砂敦厚平樸……一時間,各個茶桌之上爭奇斗艷。而諸多茶具之中,又屬紫藝閣茶坊所帶來的一套竹制茶具最具風格,四只茶碗與盛裝茶點用的果盆皆是用粗大的毛竹根莖所制,毫無修飾、粗獷古雅、樸拙天然,又頗具民族之風。用以煮水的的器具也不同于別家,不是尋常的隨手泡,而是燒火的風火爐和提梁陶壺。所沖泡的,是50年的陳年老普洱。

其他茶師所帶來的茶葉,同樣是自己所藏的珍品或自家茶樓中的名品,各有特點,或重香、或重味、或重色、或兼而有之。茶師們動作老練、自如灑脫,“自起當爐,茶旋煮,速如風雨”這邊滌凈心源,那邊振甌搖香,這邊春風拂面,那邊鳳凰點頭。頃刻間烹得香茗。更有細心的茶師在每一泡茶湯瀝盡之后,將泡茶的壺碗遞于裁判,請裁判們嗅一下碗中濃郁的茶香。個中好茶,連裁判都愛不釋手,品評之余,反向茶師詢問茶葉的來歷和制作。或許是好茶太多,竟連裁判都感到評分艱難,孰優孰劣,實在是難分伯仲,左右為難。三泡過后綠茶、烏龍、紅茶、黑茶四類茶品八組皆分出勝負,為分第一品,第二品,以一泡決賽定輸贏。

決賽之際,各位茶師更是竭盡全力,沖泡普洱的紫藝閣茶坊,將原先的沖泡改做烹煮,當家人陳珂老師不斷的向大家介紹茶磚的來源,旁的不說,單是老普洱、南糯山、古茶樹這些詞就足以勾起諸位愛茶者的癮頭。不多時,眾人便團團圍在陳珂老師的茶桌旁,閑聊茶事,駐足以盼,只等著茶湯煮好之時能夠分上一杯。或用手扇一扇飄出壺外的茗煙,輕嗅茶香聊以解饞。也有人揭開壺蓋,看看騰波鼓浪的茶湯。茶還未煮好,陳老師為飲茶而備下的一盆自制的筍干絲,已被等著喝茶的人分食殆盡,鮮甜微辣的滋味,引來大家的不住稱贊,足見陳老師在茶點的搭配上也是用足了心思,茶具茶點的選材皆和竹有關,以竹的君子之風,相配茶的儒雅之質,確實更添了一番恬靜脫俗的閑逸雅致。多時之后,香茗烹成,有幸討得一杯,杯中湯色紅濃明亮,滋味陳香濃釅,入喉綿潤甘滑。決賽過后,勝負即分。而會場上對茶品的關注已然超過了對勝負的計較。紫藝閣的老普洱還在煮,圍在一旁討茶喝的人也還不散。臺上獲勝者載譽而歸,臺下喝茶人大飽口福。

斗茶之余,還見識到了聽聞已久的水丹青,水丹青,亦稱作茶百戲,又名分茶,并非是現在功夫茶中的關公巡城,韓信點兵,而是源自宋代的一種玩茶時的消遣游戲,拿沸水沖泡茶末之后,再弄竹筅攪拌,是茶湯表面幻化出千奇百怪的水紋,將它們視作各種人物、鳥獸、山水、書法。大詩人陸游有詩:“矮紙斜行閑作草,晴窗細乳戲分茶”,說的便是這個。此次賽間所見的水丹青,在四碗茶湯之中,分別顯現出“武林斗茶”四字,饒是有趣。

此番斗茶,是斗,亦是看,觀看諸位茶師技藝精湛;是賞,欣賞一杯好茶從煮水到沖泡再到品飲的過程;是品,品味茶湯的鮮爽醇美;是感受,感受茶與人之間的微妙關系。茶是萬物之一,人也是萬物之一。茶人與茶,互為知己。從春秋采摘的辛苦勞作開始、到殺青炒制層層加工、再到擇水備具的精益求精,茶人摸索茶的脾氣、探求茶的精髓、創造茶的文化。溫杯搖香、懸壺高沖、香茗即成、品出真味的那一刻,清潤的茶湯為茶人喉嚨潤、破孤悶、搜枯腸、發清汗、肌骨清、通仙靈、平心靜氣、修身養性。人不負茶,茶不負人。而我,一個普通的愛茶之人,在這樣一個冬日的下午,參與了這樣一場難得的茶會,茶人的謙和儒雅、清靜淡泊為我充實了原本簡單而漫長的冬日時光,是幸運,亦是緣分。

 

公劉子茶道網編輯:桑草撰

     2012年12月22日

    

上一篇:
老时时彩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