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劉子茶道

當前位置:


閑說會做的、會說的、會寫的
來源: | 作者:glzcdcom | 發布時間: 2018-07-12 | 302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茶界有許多從業者,有的會做,有的會說,有的會寫,群星璀燦。會做的,如“炒茶王”,“采茶能手”等等;會說的,上臺作報告,出口成章,滔滔不絕;會寫的,一會兒一篇論文,一會兒一篇雜文,有的一年能出好幾本書,年紀輕輕就著作等身;

在社會階層上分析,總體上,會說的,往往勝過會做的,這是無可爭辨的事實。比如,很會做,不要以為你就很能干了,因為大都是別人教會你做的,做的次數多了,自然就熟練了。許多會做的,往往在社會的中下層。如搞衛生的、運磚瓦的、采茶的等等。原因很簡單,就是你會做的,是簡單勞動,不需要多年的經驗、知識、技能、智慧的積累。許多人都可以做你所做的活,經過簡單的學習,有的還能做的比你好!

相對而言,要會說,說的得體,說出來的東西能上得了臺面,真是不簡單。并且,說的東西大家聽了都覺的講的好,有層次,有結構,不累贅,條理分明。聽眾覺的聽了,還想再聽,真是需要功力。這是語言表達能力,高人是不用講稿的,這需要大腦細胞的高速運轉,需要十幾年,幾十年的經驗、技能、知識積累,還需臨場發揮。

當然,也有會說的,說出來的東西上不了臺面,說出來的沒有經過大腦思考,說出來的是錯誤的,說出來的是會引起眾人捧腹大笑的。如《紅樓夢》第四十一回,“櫳翠庵茶品梅花雪”一章中劉姥姥說:“好是好,就是淡了些,要是熬的濃些就更好了”,惹的眾人都笑起來了。妙玉、寶玉等都覺的好笑,但劉姥姥本人是不可能知道自已錯了,把自已生活中的喝茶經驗用到皇親國戚的風雅活動中。類似這樣的例子,人們不知,還以為自己是對的,甚可嘆!可惜!類似這類內容,社會生活中比比皆是。

會寫的與會說的比較,總體上,會說的在當下,在當時要勝過會寫的,會寫的往往擔任會說的秘書,會寫的往往比會說的辛苦。這從一側面說明,會說的,勝過會寫的,會說的勞動技能復雜程度還要多于會寫的。

會寫的與會說的進行歷史性的比較,我們發現,會寫的有時勝過會說的,如晉代左思寫《三都賦》,人們爭相抄寫,引發當時的“洛陽紙貴”;唐代王勃《滕王閣序》,文采精妙,令人爭相傳誦。這二例。至今,人們猶能憶及。文王《演易》、孔子《論語》、《孫子兵法》、司馬遷《史記》、陸羽《茶經》等等均成為歷史文化的象征。

許多會說的人,還擅長寫作,既能寫,又能講,這類人往往要中年之后,閱歷無數,見識廣博。當然,也有年輕的,但年輕的比較專注于某一領域,只能是專家,而不是通家。會說的與會寫的,二者嚴謹程度有差異。會說的人,說過就好了,若沒有影像資料留下來,說的人還不知道其中有一句話不妥。會寫的,白紙黑字,沒法辯,有的,甚至被抹黑,如孔子也曾被批判,但仍有不朽思想留存后世。

寫這篇雜文,意在讓更多的人,把做的過程中優秀的經驗,寫出來,今后可作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留存后世。多動手寫作,亦是煅煉人動手操作能力,培養邏輯思維的一種過程。通過寫,把零碎的片斷、經驗,經分析和歸納,上升成為一種理論,甚至規律,從而指導今后的實際工作。鼓勵更多的人會說,培養語言表達能力,從而引導人們多聽、多學、多看,多實踐,不斷學習,這是綜合提升人文素養的幾種方式。“高士無茶不風流”,說的是高雅之士要善于與大眾交流、溝通,而講茶、說茶就是最佳的溝通與交流的媒介。

老时时彩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