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劉子茶道

當前位置:


《吃茶去》雜志刊出本苑茶師胡旭英論文“吳理真是宋僧”
來源: | 作者:glzcdcom | 發布時間: 2018-07-12 | 244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編者按:201112月河北《吃茶去》雜志刊出本苑茶師胡旭英論文“吳理真是宋僧”,同時有六篇吳理真研究相關論文打包刊出,分別為李家光先生一篇、竺濟法先生三篇、丁以壽先生一篇、周文棠先生一篇,還有筆名予舍編者按一篇,有助于茶史研究者系統閱讀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吳理真是宋僧

——讀“茶祖吳理真是西漢人,不是宋僧”等有感

 

    公劉子茶道   胡旭英


 閱《茶博覽》2011年第七期,寧波籍茶文化專家竺濟法先生撰“宋僧吳理真是如何成為西漢茶祖的”,甚感新鮮。又閱《茶博覽》2011年第十期,四川農大茶學系李家光副教授撰“茶祖吳理真是西漢人,不是宋僧”文后,甚感不解。

筆者作為茶文化工作者,認為茶文化史的重要工作是去偽存真,還原蒙山茶史真相。所以對有勇氣揭露事實真相的人表示敬意,對尚存的中國知識分子的傲骨表示敬意。

南宋紹熙三年的碑刻今得以面世,值得茶史工作者慶幸。下面先看一下這二頁珍貴的歷史遺存,在閱之前先表示對清代劉喜海先生輯錄、對四川大學圖書館館藏、對董存榮先生首次在2004年出版的《蒙山茶話》披露該文、對周文棠先生2009年在《茶葉》第四期雜志明確指出吳理真是宋代人、對2011年竺濟法先生在《茶博覽》第七期撰文刊出《宋甘露祖師像及行狀》并指出吳理真是宋僧,表示由衷的敬意。

特別要指出的是,董存榮先生、周文棠先生、竺濟法先生、李家光先生均認為現存四川大學圖書館,書名《金石苑三巴漢石紀存》“宋甘露祖師像及行狀”是真實的,這是更值得茶人慶幸的。

李家光先生對《宋甘露祖師像及行狀》中的“元代“解讀是十分到位的,認為是上一代,是宋代。這是令人信服的。

下面分析吳理真是宋代僧人的理由:

一、吳理真是僧人

1、先看第一頁: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金石苑》宋甘露祖師像

 

圖中,吳理真,身著寬松僧服,剃度光頂,濃眉大眼,雙眼炯炯有神,兩耳下垂,耳垂大環,腳著僧鞋,手捧(握)小茶苗數株。無疑是一個僧人。竺文說吳理真是“僧人”,李文說是“耕讀世家”,頭上毛發都沒有一根,筆者懷疑李家光先生視力下降了。

李家光先生先入為主認為吳理真是西漢的,然后說,西漢沒和尚,所以吳理真不可能是僧人,令人費解,四川農大茶學系副教授李家光先生童言無忌般的天真可愛。請看西康記憶的博客:

“在李家光的《蒙山名茶的形成與歷史演變》中已經提到,‘按《中國佛教史略》載:中國在漢晉時沒有僧尼,直到三國魏時(公元249—254年)才由中竺僧人摩迦羅法師來洛陽受戒,從此才出現第一批和尚(比丘),南朝宋文帝(公元434—453年)時才有尼姑(比丘尼)。’既然佛教都還沒有,哪來的和尚呢?而且根據李家光的考證,當時傳進之佛教屬小乘教,其意只有少數人可超度升天稱浮屠教,只供外籍來華商人供奉和本國上層名流學佛用,而百姓則禁學。”

試問,以己之矛,攻己之盾,如何?圖上僧人是李家光先生刊出的,是僧人明白無誤,李家光先生又說,三國魏時中國才出現第一批和尚(比丘),此像是吳理真,是僧人,怎么就不是宋代的?而一定是西漢的呢?

2、請看第二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《金石苑》甘露祖師行狀

 

“法名”、“住錫”、“入定”均表明吳理真是僧人無疑,竺文說吳理真是“僧人”,李文結論說系蒙山吳氏家族”之語,仿佛吳理真是結婚有子孫之意。因而筆者就不奇怪當地有吳理真浪漫愛情故事的緣由了,這是褻瀆神靈的。因為《行狀》“自領表來,住錫蒙山”,怎么會聯系上“蒙山吳氏家族”呢?在高僧的思想層面,民眾是俗人,出家的才脫俗,不能任意歪曲。

二、吳理真是宋代的

       竺文認為是宋代的,李文認為是西漢的,筆者贊成竺文,認為吳理真是宋代的,其原因:

1、  《宋甘露祖師像并行狀》,是西漢的甘露祖師還是宋代的甘露祖師?稍有常識的人,就知道,是記述宋代甘露祖師生平事跡的。李文卻認為是西漢人。

2、  碑文內的二個“師”,前一個“師”,李文認為是吳理真,因為是西漢出,符合李文的想法;后一個“師”,是南宋的,李文就認為不是吳理真,是臨安的法師,不知是怎么推理出來的?多么簡單的體裁,“師”應是“甘露祖師”的簡稱,二個師,同指吳理真,這才是行狀,這是表述吳理真的生平事跡啊。

3、  正是因為“師入定救旱,少傾沛澤大通”,所以進士喻大中才奏吳理真功行及民,才被宋孝宗敕賜“靈應甘露普慧妙濟菩薩”按李文的表達:“‘師’是指臨安當地的法師,只有法師入定,才能請到蒙山‘祖師’顯靈”,實有牽強附會之嫌。同時,言外之意,杭州(臨安)“中國茶都”的茶專家們,只有虔誠,才能得到雅安地區茶專家指導的意思。

4、  李家光先生認為吳理真是西漢人,理由是“甘露祖師”的“甘露”二字,是西漢甘露年號來的,李文:“首先對‘甘露’一詞的解釋。一指甘美的雨露,老子:‘天地相合,以降甘露’,有‘漢宣帝元康元年甘露降未央宮’的記載;二指年號,西漢等朝代的年號。這里的‘甘露’是年號。”太武斷了,簡直是指鹿為馬,細讀《行狀》,可知“甘露祖師”的“甘露“二字是從宋孝宗敕賜封號“靈應甘露普慧妙濟菩薩”里來的。為什么皇帝封“靈應甘露”?是因吳理真能入定救旱,雨能救旱,雨被久旱之后的人稱為“甘露”,呵呵。為了能給小朋友聽明白,只好直說,皇帝不能敕賜“靈應下雨普慧妙濟菩薩”,這樣太沒文化了

5、  《行狀》表明,吳理真有靈異,以至有求必應,敘述大大多于種茶,不是因為種茶被敕賜,而是求雨靈驗等而被宋孝宗敕賜“靈應甘露普慧妙濟菩薩”。李文的結論是“原始功績在蒙山種植茶樹,是見諸文字的種茶第一人”,這是有失偏頗的。

6、  “師由西漢出現吳氏之子,法名理真”,這句,斷章取義可以是西漢出生的,但結合全文看,此句表明吳理真是西漢吳氏之后裔,完全吻合古人嗜好,如“中山靖王之后,劉備”。故此西漢吳氏必有來由,并且身世應顯赫。但看李文,突然冒出:“吳姓起源在周前吳伯泰,為什么只追溯到‘西漢吳氏’,難道西漢吳氏名望大于吳伯泰”?顯然,文理不通。讀完全文,人們還可知吳理真是與南宋張俊、秦檜樞密二相同時代的人。

 

綜上所述,吳理真是宋僧無疑。“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”,四川雅安人把吳理真作為一種文化符號,謳歌當地人杰地靈的心情,筆者是理解的,但尊重史實,是茶文化研究者的不懈追求。

李家光先生是前輩,對蒙山甚有感情,并且對四川茶史有較多的認識與造詣,頗受茶人敬仰。但現在年事已高,退休多年,若再去擾其心境,毀其清譽,于心何忍?雅安人杰地靈,文筆精妙之人必大有人在啊。

老时时彩玩法